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芸芸为众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日志

 
 

【转载】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二)  

2013-03-13 12:2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 - 华朵多杰 - 佛   光

                 宗萨仁波切

 

                                               第二章/因乘与果乘


  不论佛陀在何时,何处教导佛法,他的听众总是由各种各样的人所组成。由于个别根器、喜好与个性不同,导致他们听闻佛陀教法时的领悟也各有不同。因此,虽然佛陀本人未曾创设目前存在于佛法中的各种学派与传承,但随着时间的演变,教法就发展出了许多不同的「乘」(vehicle)。于是,过去的学者们为了简化,就开始将这些「乘」分门别类,而其中一种分法,即是将佛陀的教法分为「因乘」与「果乘」两种。


  【一】因乘


  我们理解佛陀教法的程度有多少,完全依赖自己的态度与能力;而对大多数的人而言,所谓修持的「果」这个概念是难以理解的。因此,为了鼓励我们,以及鼓励所有对心灵修持结果只能吸收模糊的智识印象者,佛陀教导了以「因」为取向的法道。这种以「因」为取向的法道包含声闻乘、缘觉乘(梵Pratyekabudhayana)与菩萨乘,这些法道诊断我们的症状,并建议我们应该采取的适当疗法。


  根据声闻乘与缘觉乘的教法,「苦谛」指出这世俗、轮回的世界是不净的,因此,从逻辑上而言,心灵追寻者应当要尝试脱离它。除此之外,菩萨乘教导我们,轮回在相对(世俗)的层次上是不圆满的,但也同时指出,在究竟(胜义)的层次上它的本质是空性。因此,与其尽全力来逃避轮回,...........菩萨应专注于愿菩提心等的修持,并且掌握住每一个能帮助有情众生的机会,即使必须跳入轮回的深渊也义无反顾,就如天鹅潜入莲池深处的泥淖中一般。


  【二】果乘


  另外,有些人能接受不可思议的想法,也能相信无法想象的实相。他们勇敢、胆大,而且对自己跳出框架的思想与行为一点也不难为情。对他们而言,果乘比较适当,因为它包括类似早餐过后清洗碗盘的这种「以果为取向」的行持。


  如我们先前谈过的,当你每天清洗碗盘时,不论沾黏在上面的残余麦片是多么地又干又硬,但在吃早餐之前碗盘是洁凈的这个事实,一定代表在吃过早餐之后,它有可能会再度洁凈。所以你相信那脏污是暂时的,而且当它再被清洗之后,一个本自洁凈的碗盘就会显现出来。因此,清洗碗盘被形容为一个以「果」为取向的行为。


  那么,「相信无法想象的实相」又是什么意思呢?在《赫鲁卡重要续》(Heruka Galpo Tantra)中,对此做了非常精要的结论:因乘的说法,是针对有情众生具有成佛的「潜能」,而在果特乘中,众生已经「是」佛了。然而,假设有人坚决说不只你是佛,而且其它任何一个有情众生都是佛,你会相信他吗?如果你认为自己会相信,那么你该知道,你的看法若不是太天真且倾向新时代派,充其量只是确信对方有极度的清凈显相(pure perception)而已。然而,以后者来做为你「相信」的理由,是有点薄弱的。事实上,要对「我们都是佛」培养出真正的理解,唯一的方法即是追随金刚乘法道。


  【三】「道」即是目标


  在理论上,从一开始,果乘的修行者就会运用(或至少想象自己在运用)「因」与「果」合而为一的方法。在此,「想象」是指虽然你似乎在从事证悟的「因」,但是你已经看见其「果」——证悟本身。以煮蛋为例,一颗寻常的蛋看似一颗蛋,而不像煎蛋卷(omellete),但是如果你打算做个煎蛋卷,在你心中就先有个形象了。所以,即使还未煮过的蛋看来一点都不像煎蛋卷,但是由于你已经观想好蛋煮成之后的样子,其结果就会是个煎蛋卷。这就是「以果为道」的例子,而且是迫使「因」更快成熟的方式。


  另外还有一些例子。例如,液态的牛奶虽然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块固态的牛油,一旦经由简单、动态的搅动而转化,虽然形态改变了,但它还是牛奶。水与冰也与此类似,两者看似完全不同,然而本质上都还是水。


  这个方法的无数利益之一,是它让弟子们在修持时有所激励,而且让他们建立「道即是目标」的信心与理解。


  【四】捆绑轮回众生的事物,也能解脱众生


  密续法本告诉我们,妄念只能由妄念所征服,而生死轮转也只能被生死轮转所解构。伟大的萨拉哈(梵Saraha)也指出,捆绑愚者的事物正能令智者解脱。对此真谛,若是追随佛法者因缺乏胆识与开放的心胸而无法掌握的话,他们修行的道途就会既长远又崎岖,可用的方法将会极为有限,而且修道的过程也会既艰难又痛苦。


  然而同时,你也不要欺骗自己,认为自己拥有上乘的根器与能力,只要运用金刚乘殊胜的法门就已足够。从一开始,往昔伟大的上师们就一再提出警告,虽然我们应该以修持果乘做为目标,但绝对不应以为自己更高于因乘的声闻乘与菩萨乘。我们应该外修声闻乘、内修菩萨乘、密修金刚乘。


  以如此的方式修行,会带来极大的利益。例如,有人看见你修持声闻乘,可能会受到启发而开始修持,并且激励他们将出离、谦卑与简朴当作功课。藉由修持菩萨乘,你会强化内在的勇气与悲心,也可以免于自我膨胀的副作用。藉由持守自己金刚乘修行的秘密,你可以让他人不至于任意评断或中伤其法门,并避免任何因此而产生的各种常令密续名声蒙尘的负面后果。


  有些人本身尚未具足修持密乘(梵tantrayana)的能力,却又为了引人注目,到处张扬自己是密乘修行者。这种人不仅自我摧毁心灵之道,更封闭了启发他人之门。虽然人们可以试图将毒药观想为良药而服用,但那些缺乏孔雀化毒为药能力的人,如果这么做,就必定会死亡。毕竟,释迦牟尼佛不以备有华丽宫殿、环绕众眷、庄严缨络之报身相示现,而选择以穿着袈裟、赤足而行的安详外相出现在这世上,必定有很好的理由。
  【五】利用此身做为法道


  声闻乘修行者的法道是戒律之道,他们以不同的修持来持守身体的戒律。包括从禁止邪淫、剃除须发,到禅修时端身正坐、以鼻呼吸,并以专注于气息进出来控制呼吸等。


  菩萨道的追随者也利用身体来修习戒律,除此之外,他们还以身体来从事大悲的事业。对菩萨而言,身体是很有用的配备,至少在目前是如此,虽然他们并不像金刚乘一般,把身体的形色、元素、功能、需求等看成是修持上不可或缺的工具。事实上,菩萨乘常常认为身体是个负担。如同寂天所说:


  若仆不堪使,主不与衣食;
  养身而它去,为何善养护?(1)
  (如果仆人已经不再听受使唤,主人也就不必供给他衣食了;倘若喂饱此身而它却将离你远去,你又何必把肌肉养得如此肥壮呢?)


  既酬彼薪资,当令办吾利;
  无益则于彼,一切不应与。(2)
  (既然已经喂养了我的仆人——身体,现在就要它来帮我做事;如果它不能利益我和其它众生,那么我就不再给它任何东西。)


  念身如舟楫,唯充去来依;
  为办有情利,修成如意身。(3)
  (应该把身体看成一艘渡越苦海的船筏,它只是我来去修善的工具罢了;然而,为了实现有情利益,我仍应加以维护,以便利用它来修炼成如意的清凈佛身。)


  金刚乘的修行者对身体的态度,与声闻乘、菩萨乘相当不同,后两乘视身体为舍弃不掉的东西,而金刚乘却视它为我们最便给的助缘。


  由于菩萨乘的智能与方便,因此在身体的使用上,比起声闻乘所提供的方法,用途来得更大。有许多殊胜的故事,描述菩萨如何为了帮助他人而无私供养自己的身体,例如有位比丘为了成全疯狂爱着他的女子而舍戒,或佛陀在他即将成佛之前的某一世,自愿舍身喂饥饿的母虎与幼虎等著名的故事。


  金刚乘修行者不只以此色身来服务他人,也在禅定修持中以它来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为了强化修持,行者做各种手印、舞蹈,以及从事一般的饮食活动。从一开始,金刚乘的弟子就被教导如何理解身体的组成元素与能量即是「智」(梵jnana)与「身」(梵kaya,即指「本尊」);他们也被教导「身」与「心」的界线若非不存在,也是极为微小。因此,要调伏这看不见、抓不着、碰不到又抽象的心,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同时也去操控身体,这是很有道理的。而且,这样做的也会非常有效,例如倘若你从来不曾头痛,但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一者你可以去想象,或者也可以拿块砖头往头上砸。第一种方法可能会花费一点时间才能熟练,而且不能保证你所想象的头痛与真实状况有多相似;但第二种方式无疑地会让你有即刻且绝对真实的头痛经验。


  为了确保所有潜在的弟子都能找到适合各自根器的教法,佛陀教导了这些不同的法道;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法道比另一个更珍贵或更高深。大乘或金刚乘的弟子们常会轻视声闻乘的传统,这是一种令人唾弃的观点,这种观点等于是贬低佛陀亲口的言教,视其比其它乘还低下。这些教法都是佛陀亲口之言,怎么会有一个比另一个「高」或「低」呢?这是不可能的!而且做为佛弟子,不论我们目前所追随的是何种传承,都应该发愿将佛陀所有的教法付诸修持。


  有个传统的例子是,有人患了黄疸病,由于疾病之故,他看到的白海螺是黄色的。有一种见解主张此人应该看见白海螺才对,所以应该给他吃药,以确保他能看到正确的颜色。在此,这个药方就是以缘觉乘、声闻乘或菩萨乘所提供的善巧方便之形式出现。


  金刚乘则针对那些具有较大理解能力的人,提供一种截然不同的见解。这种见解认为,这个病人所感知的海螺颜色并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从一开始就将海螺是白色的事实引介给他。从那时开始,即使他持续地看到黄海螺,他也会记得海螺本来是白色的,在这个情况下,因为弟子们一开始就被告知病愈的结果是会看到白海螺而非黄海螺,因此金刚乘被称为「果乘」。这种方式,让许多弟子们在修持之道上感到信心强大并自在。


  然而,多生以来,我们不断地强化海螺是黄色的信念,因此很难接受这同一个海螺事实上是白色的。当我看着自己的手,看见弯曲的骨节、长短不一的手指、磨损的指甲,我知道所见的这一切就是自己无明的结果,也是执着于「我」这个概念的结果——基本上,我是「无明」的。如果我不是「无明」的,那么我的手看起来会是完美的。但是,「完美」的手又是什么呢?如果我们有可能描述、思惟、想象一双完美的手,那么很明显的,它就不完美。也因为如此,这整个过程最难的部分就是要说服自己:所有的人本来就是圆满的佛。


  我们总是相信自己所见的一切,而我们所见的总是被一己的显相所过滤。举例而言,有个极度偏执狂的人,妄想并坚信有鬼魂房客住在他的橱柜里。如果我们告诉他鬼魂只是他造作的想象,这完全帮不了他,因为他相当确信鬼魂存在。一个比较不费时且更有效的办法,是善巧地同意他的看法,同意他的偏执幻觉是真实的,然后提供一个办法来驱逐幻觉,譬如打电话给驱魔者(Ghostbusters)来驱鬼!


  此外,有些人可能有能力视事物如彩虹,既生动甚至鲜明清晰,然而他们觉知其实并无任何东西存在于该处。对于这些人,金刚乘会告诉他们:对治之法并非与问题正好相反,而是与问题本身完全相同。这与我们一般的想法相反,如果问题是黑的,我们通常会期待它的对治法就是白的;或者,如果问题是笔迹,对治法一定是块橡皮擦。然而,最强而有力的对治法,常常与它要解决的问题看起来完全相同。如同密续中所言,要把耳中的水去除,最好的办法是倒更多的水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