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芸芸为众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日志

 
 

【转载】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十四)  

2013-03-13 12:1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十四) - 华朵多杰 - 佛   光

                                   宗萨仁波切和姚仁喜

 

                                 第十四章/有关修持的忠告

  【一】以情绪(烦恼)为道

  在《维摩诘所说经》(梵VimalakirtiSutra)中,文殊师利菩萨指出莲花无法在在干旱之处生存,只有生根于潮湿的泥土才会盛开。同样的,只有那些我执与情绪(烦恼)大如须弥山的人,才能生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1]

  情绪在心灵之道的每个阶段,都能派上用场。譬如说,如果你是属于「贪爱泛滥」的人,也许可以尝试去遵循特意避免让贪爱付诸行动的法道;或者,也可以尝试容许贪爱来主导自己的行为,但不被它伴随而来的蔽障所困。正如文殊师利菩萨所说:「一切烦恼,为如来种」。[2]

  你千万别因自己巨大的情绪而感到挫折或被它征服,也不必自困于这种想法——认为在最终证得心的本质之前,要完全克服这些情绪会是多么困难,甚或无望。诚如堪布恩加(Khenpo Ngaga)所说,一切的染污都是暂时的。他所说的完全正确,我们的染污是暂时的,因此相对地就易于舍弃与凈化。然而,若不经过修行,我们会因为对它们太过于熟悉,而无法觉察它们。也正因如此,它们不会自动崩解,这点值得我们谨记在心。然而,由于情绪确实是暂时的,因此,即使是以最少量的禅定修持,也很容易令它们分崩离析。

  金刚乘弟子们常有沙文主义的倾向,他们以为「以情绪为道」是金刚乘的独门秘诀,因此一有机会都如鹦鹉学舌般地重复。但他们错了,根据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所说,所有三乘都包含如何「以情绪为道」的教法。

  三乘的方法——舍弃、转化与了知

  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根据「舍弃」(abandoning)、「转化」(transforming)与了知(knowing)三种行为,来教导三乘。他的教授不仅提供了如何修持佛法的实际建议,更明确地定义了声闻乘、菩萨乘与金刚乘。他也提供了三种处理「贪爱」的主要方式如下:

  (一) 声闻乘的方法是以压制、拆解与劝阻,来「舍弃」贪爱。
  (二) 菩萨道的方法是「转化」贪爱,因此你不必然要舍弃它,但是不允许以狂野、未调伏或有害的方式随意地任其出现。
  (三) 金刚乘的方法是「了知」一切贪爱的本质。修行者以全然的「无作」来圆满这种「了知」,亦即不顺从于情绪。同时,不对贪爱生起厌恶,当然也不以转化它而将它舍弃或矫正。单纯地只是觉察它,就足以保证我们不会陷入它的游戏。

  密咒乘的方式是「不造作」。在无造作的境界中,只是单纯地去认知。

  声闻乘的方法——舍弃

  声闻乘的方法是,每当情绪生起时,便试图去阻挡或舍弃它,提醒自己轮回生命的徒劳无益,并且分析沉溺于情绪所会带来的痛苦。当你开始明白与情绪妥协无法带来任何真正的快乐,因而对它们感到厌恶时,你就距离培养「出离心」稍微更靠近了一步。

  在实际上,每当贪爱生起时,就会造成痛苦,虽然在某些方面它似乎会令人快慰,但所有的情绪最终都会造成痛苦。欲望可能带来「极喜」的感受,或至少是某种的满足,但是同时,它也会滋生希求更多类似体验的期待,以及担心它不再发生的恐惧,这都让痛苦无可避免

  声闻乘的修行者藉由类似「不净观」[3]的修持,来舍弃贪爱的情绪,这种禅修也被称为「观无常」。想象你面对着拥有醉人美貌、令人意乱情迷的对象,正当激情上升时,你去分析此情欲对象,分解他(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剥开肌肤露出血、脓与黏液,切开肠子来看粪便。你很快就会知道,在这种检视之下,没有人能保持「美丽」。突然之间,你所垂涎的对象就不再吸引你,不再令你痴迷,因为他们身上并无本具珍贵或值得爱慕的东西。

  千万别把佛教徒的「观无常」与「不净观」误认为是正当性的蔑视,或是对人体、女性的污辱。藉由将一个美丽的整体分解为不太美丽的部分(血、脓等),它的目的是在平息我们的欲望。这是毫无风险的修持,因为它要我们做的只是单纯地面对所痴迷的对象,让我们看见其原始而未加修饰的真相而已,但我们通常都会发现,这些真相令人难以「下咽」。

  一般而言,这种声闻乘的方法,要比满布风险与陷阱的秘密金刚乘更适合我们修持。声闻乘教法不仅单纯、直接且坦诚,同时它也针对着不变的日常真理,例如「诸法无常」、「诸漏皆苦」等

  菩萨乘的方法——转化

  除了应用声闻乘的方法之外,菩萨乘还强调转化情绪的方式。怎么做呢?例如,发愿自己能吸收所有众生的嫉妒,使得他们因而都能彻底断除嫉妒。运用这种方式,就能转化我们所有的情绪

  身为佛教徒,你所接受的教导大都认定瞋恨是负面的情绪。因此,对于自己在心中所生起的任何瞋恨倾向或念头,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排斥它。而你排斥它的理由,是因为你珍爱「自己」,因此你成为一个自我中心者。身为自我中心者,你不要让瞋恨、嫉妒或任何其它负面的情绪,威胁到自己成为公认的「好」佛教徒的机会

  然而,根据菩萨道更广大的见地,排斥你的瞋恨其实是一种缺点。想要排斥坏的,而只想保留好的,表示你仍被我执所染污。因此,当菩萨道修行者注意到自己的瞋恨时,她反而应该想:「瞋恨确实不好!但我不是唯一深受其苦的人,一切众生都饱受其苦!所以,愿我能为一切众生承担瞋恨、嫉妒与骄慢。」

  从相对的层次而言,当你承担他人的痛苦时会如何?在根本上,你忤逆了「我执」的愿望。所以,假如你的我执想要成为众生中最神圣、最无上者,以炫耀它毫无贪欲或嫉妒的话,那么这绝对是你应该修持以便对抗并抵制它的法门。藉由持续不断地如此修持,我执会变得愈来愈小,直到它终无立足之地。一旦如此,你的情绪会变成什么?届时,它们就会像稻草人或海市蜃楼般地无有生命。你能想象没有一个「你」或「我」会是什么状态吗?你所有的瞋恨与贪爱会到哪里去?你该如何是好?

  菩萨也了知情绪是和合而成的现象,它们终会耗尽。究竟而言,既然情绪并非真实或永久存在之物,因此它是无自性的。如果情绪不是本具空性的话,它们就会是「真实的」,因此转化便毫无可能。具备了这种理解,菩萨因而能转化自己的情绪。

  金刚乘的方法——了知

  金刚乘告诉我们,任何时候当贪欲或其它情绪生起时,只要「看着」(watch)它,别做任何事情——不要造作。但这是一个很容易被误解的指导,当情绪生起时,「不要造作」单纯地意指「不要做任何事」。它并不表示如果你正在街上行走就应该停下来,找张长椅盘腿而坐,并试图去「看着」情绪。此处的重点是当你注意到情绪时,大部分的人都习惯于追随它,而非「看着」它。当感受到贪爱时,我们就跟从自己的贪爱;感到愤怒时,我们就跟从自己的愤怒,或者仅仅只是压抑它而已。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情绪呢?完全不要造作,只要看着它就好。当你注视情绪的那一剎那,它就会消失。初学者会发现情绪很快会再次出现,这不要紧,重要的是,当你开始看着自己情绪的瞬间,它们立刻就会消失。即使只消失了一瞬间,「情绪消失」的这个事实,便意味着智慧的曙光在片刻之间出现了。「了知」所指的就是认知此赤裸的觉性

  「了知」情绪,就是理解到:由于情绪没有根源,因此它不存在,也从未曾存在。有些人谈到情绪,尤其是负面情绪时,就把它们看成某种执意要入侵你的可怕邪魔之力,但它们完全不是如此。

  当你感到愤怒时,只管看着自己的愤怒;不是看着愤怒的原因或结果,而只是看着愤怒情绪本身。当你注视着自己的愤怒时,会发现没有任何东西你可以指着它说:「这是我的愤怒。」而理解到该处毫无一物存在,就是所谓的「智慧初开」(dawn of wisdom)。

  同时运用舍弃、转化与了知

  你可以将这三种方法一起练习。例如,当你走在街上,突然感到强烈的瞋恨时,便可以同时运用舍弃、转化与了知。

  (一)提醒自己瞋恨只会引来更多的痛苦,因此发怒有什么用呢?不论引起你愤怒的是什么,它都纯粹是自己显相的产物。能在一瞬间了悟自己所感受的情绪是徒劳无益的,这就是在修持声闻乘的征象。
  (二)发愿承担所有众生的愤怒,愿他们因而能彻底地断除愤怒。如此,你就是在修持菩萨乘。
  (三)只是看着你的情绪而不加任何造作或批判,这就是与金刚乘相关的修持。

  【二】最后的忠告

  其它的修持方法

  如果你的日课是修持前行,并且依照传统方式在累计每项修持的话,那么你就按照法本上的顺序去做,但要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你要累积的修持上。如果你正在累积大礼拜的数量,那么就花最多的时间在修持「皈依」上,然后再念诵「生起菩提心」、「金刚萨埵净化」、「供养曼达」与「上师瑜伽」等其余的修法。等到完成了十万遍的大礼拜,你还是从「皈依」开始修持日课,但把最主要的座修放在「生起菩提心」上,然后再念诵「金刚萨埵凈化」、「供养曼达」与「上师瑜伽」来结束修法。如此完成每项前行修持,直到完成你要累积的数量为止。

  一般认为,修行者都应该累积每项修持达十万遍,常常还要累积至少一百万遍的「莲师心咒」,并且依照前行法本上的顺序去进行。但是,你的上师有可能不会指示你这样做,而是各花一段时间,例如四个月或一百个小时,去修持每一项。

  你也可以按照不同的顺序来进行。例如,如果你有时间又有大量的精力,那么便可以在早晨累积大礼拜,晚上累积「供养曼达」。之后,当你不想那么活动身体时,便可以用静坐来累积「百字明咒」。不论你怎么做,目标始终应该是累积每项修持至少达十万遍。这就是所谓的「完成前行」。

  你一定要以「皈依」与「生起菩提心」开始,并以回向你的修持给一切众生的究竟幸福与证悟做为结束。

  如果你要做前行闭关,修持的方式是相同的,但你应把一天分成三座或四座,并且在每座之间都要从头到尾完成前行。

  闭关

  闭关时间的长短没有一定,可以从一周末到整个一生,至于你的修持时程有多严格,全视自己的情况而定。

  做前行闭关,你无须设置繁复的坛城,而你所需要的仪轨物也在本书前面提过。

  如果你要闭长关(一年至三年),最好自己规画一个比较宽松的时程。如果你的闭关时间很短(一、两天或一周),那么时程就要安排得紧凑一点,因为如果时间有限,最好尽量抓紧每一时刻。

  你结界的严密程度,完全取决于个人的需求与情况。如果闭关的时间长于一个月,要在结界范围内包括医生、水电工、牙医,以及在紧急状况下可能需要召唤进来的人。

  不论是结界或解界都无须太多仪式,我注意到,一般对这种仪式大张旗鼓的人,通常都不太能守住他们的界限。在修持的空间结界,是为了提醒自己闭关的意义在于从散乱中抽离,而这种抽离只有自己才能有能力做到,没有其它人能够或应该将它强加于你。

  一个严格的闭关应该有相当长时间的座修与相当短时间的休息,而且完全不与外界沟通,不论是面对面或经由电子邮件、简讯或其它任何形式。你也绝对不该主动从电视或广播里找寻讯息。

  如果你决定进行短暂而严格的闭关,第一座可以在凌晨三点开始。七点开始用早餐,然后修第二座。午餐可以在中午左右,然后修第三座。第四座则在晚餐之后。晚餐时间可由你决定,每次休息时间的长短也由你决定,这都取决于你的意志力与精进的程度。

  闭长关时,最好有个不在闭关的人帮助你,例如帮你带来食物,或帮忙买药品,或各种必要的采买等。

  如果你要更讲究、更多的闭关配件,请你去请教闭关上师,或已经完成过闭关的人,或参考闭关指南。

  重要的是要在整个闭关过程中,持受所有你在第一天所立下的誓言。一个好的建议是,绝对不要在一开始时许下过多誓言,然后在闭关过程中再想办法通融。比较好的建议是,立下有弹性又能兑现的誓言,然后日复一日地自我规范。以此方式闭关,你就不会因为破戒的「业」而受到染污,而且还会因为做得比本来承诺的更多,而积聚更多的福德。

  睡瑜伽与醒瑜伽

  想要把日常的睡眠活动变得有价值的人,可以尝试修持「睡瑜伽」(Sleep Yoga)。当你上床躺下时,观想并专注莲师在自己的心间。在目前的阶段,如此做即可。

  在早晨时,莲师从你的中脉升起并端坐于头顶。你可以念诵下列《龙钦心髓前行》中的特别祈请文来引请上师,或从其它来源选取任何一段。

  上师,请关照我!

  从我内心绽放的虔敬莲花之中,
  大悲上师升起!
  我唯一的皈依!

  我饱受过去业与混乱情绪之苦,
  为了保护我

  于此不幸中,请安住我头顶(大乐之坛城)
  做为珍宝严饰,
  令我生起所有的正念与觉知,我祈请!

  睡眠时,「上师住于心间」的概念是一种象征性的教法,亦即告诉你外在上师其实是自己的佛性。当然,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身为二元对立众生的你,仍然会认为外在上师是个于你之外的人,为此,金刚乘教导我们要把上师从心间升到头顶。

  很多人觉得依照既定的时程进行时,修行比较容易,他们也喜欢听铃声的召唤来修行。对某些人而言,有个时程表是很好的,而共修虽然很重要,但要记得它的目的是在启发个人的修持。

  个人的修行最为重要,如果你有时间,应该去做正式的前行闭关,每天修持三到四座。你也可以用累积前行做为日课,如果不想一次就先完成十万遍大礼拜,然后才开始累积「金刚萨埵」等其余修法的话,你也可以先做两万遍大礼拜,然后累积两万遍「百字明咒」,再回去继续累积大礼拜。另一种选择,你也可以同时累积所有的四加行。不论你做何决定,我建议你专注于每项修法的「融入」部分,而且在你的心与上师的心相融之后,尽可能地安住于那种「不可分别」的状态之中,愈久愈好。

  进步的征兆

  修行中进步的征兆是什么?我们能期待些什么?我们是否应该等待上师的信号或奖励?根据噶玛·恰美仁波切所说,我们不会有任何觉受,没有任何特别的梦境,也毫无清凈的显相。当你的出离心、伤悲之心与虔敬心在心中如火般炽燃时,往昔噶举派的上师会赞扬这是「征兆之王」(King of all signs)或「无兆之兆」(sign of no-sign)。最值得你珍视的征兆,包括:对佛法修行日益增强的胃口;觉察到所有从事之事都徒劳无益;与旧习气产生的结果生起日趋强烈的冲突;还有,虽然你仍有心参加朋友的派对,却被一种觉得毫无意义、纯属浪费时间的恼人感觉所困扰

  因此,你不必时时刻刻以完成修法为目标;相反的,你应当接受「自己的心灵之旅将永无终点」的见解。你的旅程起始于希望亲自带领一切众生获得证悟,所以,直到那个愿望达成之前,你身为菩萨的事业,将永无止息。

 

****************************************************************************************************************************

致谢词

  不论是否有价值,动念写这本语无伦次的书,最初是在马丘比丘(Machu Pichu)的一座山顶上产生的,而终稿于我印度比尔(bir)的家中。

  本书的内容是以二○○一年我在德国西尔茨(Silz)所给予的教授为基础,在那次教授之后,大家花了很多的时间与精力做了录音的文字稿(有些弟子将它复印并分发到各处),后来钦哲基金会(Khyentse Foundation)出版了由香奈儿·格鲁纳(ChanelGrubner)编辑过的版本,并且提供了免费下载。

  然而,每次我听自己给过的教授或阅读文字稿,几乎都无法理解自己所说过的话,更糟的是,我发现自己经常无意间以错误的讯息误导了听众。所以,从很多方面而言,由于我担忧在西尔茨所犯的错误会有业果,才促使我重新组织并矫正了那些有关《龙钦心髓前行》的教授,《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这本书因而产生。

  如果本书能带来任何极为微小的利益,那么,首先且最主要的,要归功于所有令我敬畏的上师们,尽管我仍对这些智慧与慈悲的辉煌化身们竟然曾经行走过这个世界的事实深感困惑。

  如果本书让人可阅读或能理解的话,都是由于一位在此生名为洁宁·休兹(Janine Schulz)的英国女士。还有许多人饱受做牛做马的编辑之苦——由于我不可靠的习性、不完整的句子与缺乏耐心的倾向;还有很多人牺牲了宝贵的时间,对原稿提供了建设性的批评或各种数据。他们包括黄静蕊(Jing Rui)、朵玛·甘特(Dolma Gunther)、艾莉赛·德·格兰德(Elise de Grande)、许功化(Florence Koh)、诺雅·琼斯(Noa Jones)、凯瑟琳·佛罕(Catherine Fordham)、阿利克斯·夏基(Alix Sharkey)、汪海澜(Helena Wang)、尼玛·杨晨(Nima Yangchen)、贝玛·亚伯拉罕(Pema Abrahams)、亚历克斯·特力索里欧(Alex Trisoglio)、邵新明(Sin-ming Shaw)、史提夫·克莱因(Steve Cline)、雅各布·莱西里(Jacob Leschly)、亚当·沛尔西(Adam Pearcey)、安妮·班森(Ann Benson)、赖里·默梅尔斯坦(Larry Mermelstein)、凯洛琳·吉米安(Carolyn Gimian)与比丘尼锦巴(Ani Jingpa)等。

  我们活在一个完全由因缘所构成的世界里,因此在写作本书中不免需要费用。在此,衷心感谢拉堤有限公司(Rati Ltd.)慷慨地负担了我所有的花费。

  对于那些设法随意翻阅本书几页的人,虽然不太可能从所读到的文字中获得任何利益,但是,愿你至少被佛法彻底迷住,不论经由何种方式。

****************************************************************************************************************************

译者后记

  这是一本当代版的《普贤上师言教》。
  宗萨.钦哲仁波切以其深广的悲心与浩瀚的智慧,为金刚乘道上的学子写下了这本关于金刚乘「前行」的指引。《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一书,不只 是前行修持不可或缺的指南,更是一部满盈「窍诀教授」的精要法教。金刚乘的修行者,无论是做「前行」或任何其它修持,一定会如我一般,发现在仁波切特有的诙谐与叮咛的智慧话语之下,本书处处充满了让我们得以导正缺失、免于执着的珍贵教诲。

  再度地,仁波切为了让全球所有的中文读者能尽早接触此书,特别安排在英文书尚未定稿前就进行翻译。(英文书名为Not for Happiness: A Guide to the So-Called Preliminary Practices于二○一二年三月由香巴拉出版社(Shambhala Publications)出版电子书。)因此,诸位手中的版本是本书全球的第一本纸本书。同时,仁波切也在英文电子书出版后,应译者请示不明了之处,加以补充说明。仁波切也提供了今年初在斯里兰卡拍摄电影时之摄影作品,更为本书增色不少。

  我很荣幸能为此书的翻译献上微薄之力。我要特别感谢四位同修——曹海燕、周勋乔、冯艺三位女士与温立明先生,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费心完成了大部分的初稿。也要特别感谢见澈师父再度帮助校对,见澈师父精湛的佛学素养与细腻的校稿功夫,大大地弥补了我学浅又粗糙的译文。我也要特别感谢徐以瑜女士,她深厚的佛学底蕴与对藏文的熟稔,随时给我甚多帮助,也要感谢苏南·彭措喇嘛(Lama Sonam Phuntsho)对多处名词的解惑。更要感谢橡实文化的周本骥总编辑,容忍我一再地拖延。当然,本书中文译本所有的疏漏与错误,都是我个人才疏学浅之过。

  在书中,我延续《近乎佛教徒》一书,将「emotion」一词大都翻译为「情绪」一词,一方面在文句上经常比较顺畅,另一方面也可避免与当今「烦恼」一词的通俗意义相互混淆。同时,我也延续《普贤上师言教》,将「perception」一词翻译为「显相」。另外还有一些词语,例如谈到我们与上师或本尊「融入」时的「无二」状态,我有意不将它们统一,希望这种不可言说之境不被固定词语所限。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浅见,尚祈各方大德指正。

  当然,最要无限感激的是上师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再度地,在我浮沉于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轮回大海中时,仁波切满盈慈悲与智慧的这本书,恰似悠然出现的闪电,让我得以在剎那间一瞥航行的方向。

  翻译此书若有任何的福德,谨将之回向我已往生的慈母,以及一切如母的众生,愿他们都速证菩提。



                                                                                                                  姚仁喜 谨记
                                                                                                     二○一二年四月三十日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