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芸芸为众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日志

 
 

佛教眼中的神秘--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索达吉堪布中国人民大学演讲、问答)  

2013-02-20 08:3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看视频(问答在视频内)http://www.zhibeifw.com/sskc/sskcmv.php?fid=230&id=124915487

 

『 2011年3月17日晚上』

各位老师、同学们:

晚上好!很高兴利用今天这个时间,跟中国人民大学宗教研究所的个别老师和学生,一起探讨“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

佛教眼中的神秘--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索达吉堪布中国人民大学演讲、问答)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一、藏传佛教的生活观

所谓的藏传佛教,是释迦牟尼佛的佛法从印度传入藏地之后,在雪域高原形成的一个佛教支系。对整个藏地来说,藏传佛教是藏文化的主流思想,它已融入了哲学、社会学、人类学、伦理学、宗教学、医学、生命学等每一个领域,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相当于西汉至清朝之间汉地的儒教思想一样。

前段时间,我跟藏地及其附近比较有名的几所大学——四川西南民族学院、甘肃西北民族学院、青海师范大学、四川师范大学、四川民族大学的350多位大学生和个别老师,开了一些佛教研讨会,用了七天时间深入探讨佛教的有关思想,以及当代人们极其关心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欣慰地了解到,尽管当今物欲横流、金钱至上,但藏地好多大学生跟汉地的大学生相比,仍然有着良好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从人生观来看,99%的藏地大学生都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观念,他们从小就祈祷观世音菩萨,懂得一些佛教的道理。长大之后虽然前往不同的高等院校学习,但平时看见乃至一只蚂蚁以上的众生,脸上也会自然浮现出悲悯之情,竭力维护它的生命。

在价值观方面,这些学生大多数不是以追求金钱为人生目的。大家都知道,现在汉地的许多大学生,从大一就开始盘算今后的人生之路——“我从学校毕业以后,怎么样买房子?怎么样买轿车?怎么样成家立业?……”他们把成功与金钱划上等号,觉得有了财富,人生就很辉煌;如果没有钱财,那是最没有出息的人。因此,他们对金钱有着特别强烈的贪著。

而现在藏地的很多学生,随着经济浪潮的冲击,虽然也有一些不同以往的改变,但他们最希求的并不是金钱,也不是外在物质。那是什么呢?是想把本民族有价值的思想文化,继承并加以弘扬,同时,对自己内心的慈悲、智慧、知足少欲也极为重视。

所以,从我接触的藏地知识分子来看,他们希求的快乐,不完全建立在物质上,相当一部分人都认为应当从内心去寻找。在这一点上,藏传佛教的确功不可没。

佛教眼中的神秘--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索达吉堪布中国人民大学演讲、问答)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二、藏传佛教给人类带来的利益

1、具有无与伦比的内在科学

那么,藏传佛教的思想,归根结底是什么呢?就是释迦牟尼佛提倡的“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种思想对整个人类的意义不可小觑,尤其在内在科学方面,藏传佛教有着极大的贡献,并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高度认同。美国哈佛大学的赫伯特?班森博士(Herbert Benson, M.D,1935-),就曾明确地说过:“西藏具有最卓越的内在科学文明,这即是藏传佛教。它对心智影响身体的潜力之了解,西方是望尘莫及的。”鉴于此,国外不少人都抛弃了自己的工作、抛弃了成功的事业,前往雪域高原钻研藏传佛教的教义。

而今在汉地,不管是汉传寺院,还是学佛的信徒,也都特别希求藏传佛教。在我所了解的范围内,汉地有数不胜数的知识分子,纷纷前往藏地求法。我以前编过一部《智海浪花》,就讲述了125位知识分子学佛的心路历程,其中包括清华、北大等高校的教授和大学生。通过他们的学佛经历可以看出,现在相当多的人对藏传佛教极有信心。

特别是在现代社会,东西方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物质的畸形发展已经生厌,转而对藏传佛教日益重视起来。哥伦比亚大学的罗伯?索曼博士(Robert A. F. Thurman,1941-)曾说:“藏人今日对世界的最大献礼,就是他们无与伦比的内在科学知识,以及由此推究出来的整套人类心智转化术。”

像上个世纪70年代,著名的创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 Rinpoche,1939-1987)将藏传佛教带到了美国,成为藏传佛教弘扬欧美的第一人。他在美国创立了那若巴学院,使藏传佛教在该地迅速风靡。随后又以此为基地,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成立了一百多个禅修中心。1993年我曾去过那里,见到不少外国人都在学习佛法、研究佛法。这些中心的生活与修行方式皆不相同,上至美国总统府,下至吸毒的嬉皮士,当时都在那里学习,接受藏传佛教的教义。后来第十六世噶玛巴也应创巴仁波切之邀,前往西方弘扬佛法。

所以,从公正、客观的角度来看,藏传佛教有许许多多使人内心健康、幸福、快乐的殊胜妙药,这些妙药从世间层面来讲,则被称为最先进的心理学。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丹尼尔?寇曼博士(Daniel Goleman,1946-),也曾宣称:“在西藏佛教里,有整套富丽堂皇的内在科学。”“我确信在东方心理学中,西藏佛学是最优异的例子。”

我以前在读书时,对心理学就非常感兴趣,但翻阅了大量书籍,也找不到满意的答案。于是我专门买了郭沫若历时15年翻译的《生命之科学》,有厚厚的三大本书,涉及了生物学、心理学、植物学等方方面面……当然,那个时候自己思想不成熟,对很多问题想得特别简单。直到后来学了佛,通过对比世间和出世间的理论,才发现藏传佛教对心理学的揭示最为透彻,依靠它的指导,定会给人类带来真实的利益。就像现在的一些佛教徒,或者研究佛教的知识分子,他们依靠认真研究和修行,通达了佛教的甚深内涵后,内心所得到的快乐、平和,远远超过了外在物质上的刺激。

2、不可思议的虹身成就

当然,藏传佛教还有许多更甚深、更神秘的领域。假如你有机会前往藏地,修学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或者加行修法,对你带来的利益会无法言喻。不但今生的各种压力可以轻而易举解决,甚至当你离开这个世间时,还有可能成就特别殊胜的“虹身”。

虹身成就,恐怕你们有些人从来也没听说过,但它所表现出来的神奇,令东西方各国的研究者惊叹不已。1955年,甘孜州德格地方有一位老人,他对三宝的心非常虔诚。由于家境贫寒,他每天靠刻观音心咒勉强维生。虽然白天他整天工作,但晚上还坚持禅修,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后来他在德格的玛尼冈果去世,7天之后,家人惊奇地发现,除了指甲和头发留下外,他的肉身竟然没有了,已经虹身化为光了。这个现象被当地许多人亲眼所见。

还有1958年,当时正逢解放期间,藏地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一位法师叫才旺仁增,他被关在监狱里,有一天要拉到会场上批斗。有五个当兵的把他从监狱中押解出来,因为他腿脚不便,只能骑在一头牦牛的背上。快到批斗现场时,突然刮起一阵猛烈的狂风,士兵个个睁不开眼睛。狂风止息之后,士兵们定睛一瞧,牛背上早已不见法师的身影,他在几朵彩云的簇拥下飞升入空,空中传来他诵莲师心咒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远、越升越高,直至最后消失在虚空中。后来,这些人在批斗现场不敢明说,只好说人在途中死了,尸首也已掩埋。

目睹这一事件的人,有些到现在还活着。我们学院有一位慈诚罗珠堪布,就特意从四川赶往青海,一个一个去专门采访。这些人都感到特别稀有,但当时因形势所迫不敢承认,到现在才坦白地把事实讲了出来。

1998年,新龙也有一位阿曲堪布,成就了无余虹身,圆寂后连一根毫毛都没有留下。我们学院的法师也亲自去了那里,对现场所有的人都作了采访,最后证实这一切真实不虚。

当然,这种现象在藏地来讲,非常司空见惯。很多藏族人都相信,只要自己虔心修持佛教的法理,以后出现各种瑞相、各种成就相都不足为奇。而在汉地,像济公和尚这样的成就者比较罕见,所以人们对他的行为感到新鲜,进而褒贬不一,有正面的赞叹,也有反面的评价。可是在藏地,具有如是稀有成就的人非常非常多,好多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也不排除有些人明明没有这种境界,却故作高深、装模作样,为了赢得名声或获得财富,以种种目的做不如法的行为。尽管如此,这也是他个人的问题,而不是佛教的问题,真正的藏传佛教是没有任何弊病的。

如今汉地很多寺院的高僧大德都承认,藏传佛教存在着非常深妙的讲辩著、闻思修传统,可令我们有系统、有次第地修学佛法。如此传承圆满、历史悠久的佛教体系,至今在雪域高原上完好无损,以此也吸引了无数佛子。就拿我们佛学院来说,每次开法会时,汉地来的知识分子特别特别多,有时候管理起来都比较困难。

不过,作为知识分子,他们希求的目标,跟一般老百姓或不信教的群众完全不同:第一、他们对理论的研究能力相当强;第二、他不可能轻易相信任何一门知识,除非有确凿可靠的依据,自己才会试着接受,并贯穿于生活实践中。

所以,现今很多高校的教授、大学生,将目光投注于青藏高原这片神圣、清净、古老的土地,也不是心血来潮、无缘无故,而是它确实有种吸引力。什么样的吸引力呢?藏传佛教中,既有无上的智慧,也有无偏堕的慈悲,这种大爱不分国界、民族、地位、贫富。只可惜有些人因为福报、信心等关系,不一定愿意接受它而已。

佛教眼中的神秘--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索达吉堪布中国人民大学演讲、问答)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三、我们每个人应具足正见

在座的各位,不管你修学藏传佛教也好,还是对它只停留在研究层面上也罢,都应该树立正确的见解。《涅槃经》说过:“有信无解,增长无明;有解无信,增长邪见。”一个人光有信心、却无智慧,这种信心就是迷信,只能徒增自己的无明愚痴;光有智慧、却无信心,这种智慧会成为傲慢的资本,最终只能增长无边的邪见。因此,“信解圆通,方为行本”,只有具足信心和智慧这两者,才是成就一切事业的根本。

现在很多的年轻人,只有智慧而无信心,由于缺乏因果观念的约束,听说学校里有人动不动就自杀;或者在大学毕业之后,不择手段地谋取自利,不但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反而损害了许许多多的人,最终自己也是锒铛入狱,坐一辈子牢。这种人就算有再过硬的技术、再绝伦的才华,可是因为不相信因果,最后所学的知识也全部成了邪慧。

还有一种人,对什么都有很好的信心,但却没有智慧进行辨别、取舍,这样的信心只能称为迷信。这种迷信,不但 人们对佛教会有,对科学也常常有。

北师大有个田松教授,他写过一篇文章,叫《科学的迷信与迷信的科学》,文字不多,道理却讲得很实在。文中说:尽管很多迷信与宗教有关,但宗教并不必然等同于迷信,相反,很多宗教是反对迷信的。所以,对于烧香、念佛等很多行为,是否是迷信,不可一概而论。其实,把自己不懂的东西推到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这才是真正的迷信。但让人不愿接受的是,现在人们对科学的态度,正是一种迷信。有些领导在向农民推广化肥时,会理直气壮地说:“这是科学!“尽管他可能不懂化肥的化学细节,但仍底气十足,这就是一种“科学的迷信”。这样的迷信,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因此,我们应舍弃这种盲目、无知,树立起一种颠扑不破的正见。

佛教眼中的神秘--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索达吉堪布中国人民大学演讲、问答)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伟大的佛学家圣天论师,在《中观四百论》里就曾强调:“宁毁犯尸罗,不损坏正见。”也就是说,假如在毁坏戒律与损坏正见之间必选其一,那么宁可毁净戒,也不应坏正见。为什么呢?如果你拥有正见,戒律毁坏后尚可忏悔并恢复,可是正见若受损了,那就无可挽救了。因此,我们的见解千万不能出问题,否则,内心如果充满了颠倒邪见,就会不害怕后世、不害怕因果,什么恶业都造得出来。

所以,大家一定要建立真实的正见。《华手经?正见品》中也说:“正见生长时,令愚痴损减。”当你的正见产生时,贪、嗔、傲慢、嫉妒、焦虑等烦恼会慢慢消减,就如同太阳升起来时会驱走黑暗一样。当然,若想建立这样的正见,一方面要依靠善知识的引导,同时,自己的观修也很重要。

记得在佛经中,有一则依佛像而消除邪见的故事:久远劫前,当时住世的佛也叫释迦牟尼佛。佛陀入灭后,有个王子名为金幢,傲慢邪见,不信佛法。一天,有位定自在比丘向王子建议:“佛塔中供有佛像,由众多珍宝所装饰,王子可前往瞻仰。”听了比丘的话,王子便去佛塔瞻仰佛像。

见到非常庄严的佛像,王子生起无比的欢喜心,对定自在比丘说:“佛像尚且如此圆满相好,更何况是佛陀的真身了?”定自在比丘回答:“王子今日见到佛像即使不能礼拜,也应合掌念南无佛。”于是王子就听从他的建议,合掌称念“南无佛”。

金幢王子返回王宫后,仍系念佛像的相好庄严,所以晚上睡觉时梦见佛像。他醒来后十分欢喜,原来的傲慢彻底断除,从此舍离邪见,皈依三宝。以此因缘,他在多生累劫中不生邪见、不堕恶道。

可见,有些人以偶尔一个因缘,命运便会从根本上转变。比如你遇到一位上师,听了非常好的开示;或者遇到一个好老师,接受了他的教育,这些都可能成为人生的转折点。

对一个人来说,拥有正见非常重要。前几天,我在复旦遇到有些非洲和美国的同学,他们说来中国的原因,并不是想学其他知识,因为这在别的地方也学得到,来这里主要是想学东方文化中的宗教,尤其是佛教的禅宗等思想。这一点我听了很赞同,如果他们在一生中有了正确的信仰,就会为生生世世打下良好的基础。

在藏地,不管是高僧大德还是学者,都经常引用伟大的文学家、佛学家龙树菩萨的一句话:“世间之正见,谁人若具足,彼于千劫中,不会堕恶趣。”此偈说明了具足正见的重要性。现在很多人因受“进化论”的影响,没有善恶有报的观念,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间,做什么好事、坏事都不会有报应,以至于各种邪行特别可怕,最终定会毁灭自身、毁灭人类。反之,假如谁具足特别正确的见解,那么他在千百万劫中,也不会堕入地狱、饿鬼、旁生等恶趣。因此,我非常希望大家好好研究佛教,以树立起正确的见解!

四、佛教的见解经得起观察

也许有人怀疑:佛教的见解是否经得起科学观察?其实,科学所得出来的结论,大多数是通过仪器测量,但如果过于相信这些仪器,而没有从内心方面入手,这不一定会对人类带来正面作用,也不一定能揭示佛教的伟大。

那么,佛教在什么地方展现它的伟大呢?一个是慈悲,一个是智慧,这两方面确有不共的优势。

就慈悲方面来说,佛教不仅要求对人类心存大悲,而且这种心应扩展到所有的生命。佛陀告诉我们,如同我们对自己的生命珍惜、爱护那样,所有的众生也是如此,我们没有权利剥夺他们的生命。这种慈悲的范围,在其他任何宗教、学说中都很难发现。也许有人乍听起来不太舒服,但你如果真正去深入研究,就会懂得它的甚深意义。

然后,智慧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体现在无有执著上。人类一切的痛苦,追根究底全部来自于内心的耽著,而佛教却可帮我们摆脱这一切。具体来说,佛教最强调的是三主要道:一是出离心,二是菩提心,三是无我的智慧。所谓的“出离心”,是看到轮回万法皆无实义,对此贪执只能招致无量痛苦,故应当从中获得出离。而要出离的话,不能只管自己、不管众生,其实我们任何一种痛苦都源于自私,倘若对自己没有耽著,完全是开放性的博爱,就不会有丝毫苦恼,这便是“菩提心”。而在爱众生的过程中,应以无有执著的心态进行摄持,这称为“无我的智慧”。如果能生起这三种境界,从佛教的角度来讲,就已经证得了明心见性;从世间角度而言,则是达到了自由洒脱的最高境界。

当然,这些不可能以仪器进行探测,唯有通过自己的实修实证才能证明。一旦你达到了这种境界,在面对科学时就会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藏地著名学者根登群佩(Gendun Chophel,1903-1951)也曾讲过:“佛教不管是探究事物的本源也好、道的修行也好、果的功德也好,在科学面前不但不感到羞愧,反而会给科学打下稳固坚实的基础。”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也说:“佛教是历史上唯一真正实证的宗教。”

还有近代科学家沈家桢博士说:“我本人是科学家,对科学很感兴趣,对佛法同样感兴趣。我个人认为,佛法与科学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由此可见,佛教的观点与科学并不冲突。佛教所揭示的很多道理,就算以前无法从科学中完全得到印证,但到了后来,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最终仍可以证实它的正确性。

佛教眼中的神秘--藏传佛教的思想与现实生活(索达吉堪布中国人民大学演讲、问答)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如今有些人对佛教排斥、蔑视,实际上这是他自己无知的表现。虽然信仰是自由的,不愿意信佛教的话,就算佛陀在世也不会勉强,但你若认为佛教的观点不合理,那可以跟我们展开激烈的辩论。尤其在藏传佛教中有许多辩论场所,大家通过互相探讨,很多疑团可以当下解开。所以,我经常会想:汉地的高等大学最好能采纳藏地的辩论模式,如果有了这样的辩论,把许多问题开诚布公地摆在桌面上,最后很多人决定能生起非常清净的智慧。

结 文

近来,世界上发生了以日本地震为主的很多灾难,在这些灾难面前,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当怎么样面对呢?每个人可能要有个思想准备。

当然,我倒不是说人类会有什么毁灭性的大灾难,这种说法是种恐吓,在佛教中也不赞叹。只不过由于人们造业日益严重,以佛教的因果观点来解释,发生各种天灾人祸的频率会大大加强。

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面对灾难的态度,也是考验一个民族道德与修养的试金石。就像这次日本地震,日本人表现出令人敬佩的素质和坦然,这与他们平时的教育和训练有着密切关系。还有以前玉树地震的时候,我曾去那里救援,发现当地人由于从小就有因果观、无常观,明白轮回时时处处不离痛苦,故在灾难面前显得异常坚强——没有人自杀,没有人痛不欲生,即使家破人亡,也有活下去的勇气。当时,来自各国的很多心理学家、专家见后,都感到非常稀有。这一点,就是因为他们有藏传佛教的信仰,对生死有比较系统的了解和修行。

对我们人类来说,《2012》电影中虚构的末日情节,尽管不会真正发生,但编剧之所以把诺亚方舟的制造地安排在青藏高原,也许正是象征着,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蕴藏着坚不可摧的精神诺亚方舟。随着人类内心迷茫、全球自然灾难的不断升级,有智慧的人应该开始反省、深思,并将眼光慢慢转向藏传佛教,从中寻求答案。相信,藏传佛教中智慧和利他的理念,今后必将越来越展现出它的光芒与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