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芸芸为众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日志

 
 

般若品易解句义释·净水如意宝讲记(十八)-益西彭措仁波切  

2011-10-04 02:33:00|  分类: 益西彭措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般若品易解句义释·净水如意宝讲记(十八)-益西彭措仁波切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般若品易解句义释·净水如意宝讲记(十八)-益西彭措仁波切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2011-10-02 11:44:30)
TE>般若品易解句义释·净水如意宝讲记(十八)-益西彭措仁波切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转载TE>

般若品易解句义释路净水如意宝讲记(十八)


文本下载  音频下载


下面是抉择“声缘是否证悟法无我”这一重大问题。

分五段:(一)以理成立“声缘有证法无我”;(二)破除“声缘圆满证得法无我”;(三)宣说“声缘未证法无我”和“有证法无我”的说法应受持为不相违;(四)破除“在空性上证则一切同证”;(五)总结。

 

(一)以理成立“声缘有证法无我”。

 

若善观察,则唯是以“二无我于依他假立之空性无别一味”为密意后,承许声缘有证法无我或空性,“若无彼,尚不能断烦恼障”以事势理能成立故。

这里的要点是:二无我在“依他假立之空性”上一味。比如瓶子是依瓶子的口、瓶子的颈、瓶子的腹等很多支分积聚而假立的,因为这只是假立的瓶子,所以没有瓶子真实的自性,瓶子也就是空性了。反过来,如果瓶子有自性或者自己的实体,那应该能找到它的存在,但在各支分上没见到有瓶子,而合起来也没有它,所以就只是假立的,也就是空性的。再看俱生我执的境——“我”又是怎么成立的?是依他假立,还是以自性成立?观察自己的身心,很明显,头发不是我,眼睛不是我,鼻子不是我,牙齿不是我,血不是我,汗不是我……,这样每个部分都不是我,或者地、水、火、风、空、识每一界上都没有我,合起来也没有我。所以“我”只是依身心各部分的积聚假立的名字。既然“我”只是假立名字,没有自己的体,那就是无自性的空性。(这里关键要知道没有人我,原因是:人我只是依别的法假立的,没有自己的自性存在,所以叫人空;而瓶子等法也是依别的法假立的,没有自己的自性存在,所以叫法空。“我”就是有自性的意思,空性就是无自性,所以“无我”是“空性”的异名。总之,人、法所摄的一切诸法,不观察时是假立的一个法,观察时都是无自性的空性。)

“二无我于依他假立之空性无别一味”:人无我和法无我都是“依他假立的空性”,瓶子等法是依支分积聚假立的,人我也是依色等五蕴假立的。以法我是假立的缘故,没有自己的体,叫法无我空性;以人我是假立的缘故,也没有自己的体,叫人无我空性。就像海水全体都是咸味,喝到一滴也是喝到了咸味,二无我是一味的空性,证到人无我也叫证到空性。月称菩萨是想到二无我的空性是一味无别之后,以这个密意承许声缘有证法无我。

“若无彼尚不能断烦恼障,以事势理能成立故”:以事势理能证成:“没证悟以蕴假立的空性,不必说所知障,就连由执著我而发起的贪嗔等烦恼障也丝毫不能断除”。

 

(二)破除“声缘圆满证得法无我”。

 

于此当知,声缘罗汉所证无人我空性,也是法无我一分,也是空性,而说其蕴等一切所知皆证空性,则一切时处都不应理,因为:《入中论》“无我为度生”此句自释中,已说二障对治——二种无我;又在承接前述有关“安立声缘有证空性”的疑惑后,说声缘未圆满修法无我,及十六空性为大乘不共法。

“于此当知”,就是要知道“声缘有证法无我”这一说法的真实义。一句话:二乘现证的无人我的空性,也是法无我的部分或空性的部分,由此说“有证法无我”。但“有证”不等于“圆证”,不是一切法都证得空性,比如喝一口海水也是“有喝”,但不是喝了全海的水。

“因为”以下,是用大家共许的《入中论》来证明“二乘圆证一切所知空性”的说法是不合理的,因为这不是月称菩萨的本义,依据有三个:第一、在《入中论》宣说空性的差别时有一句“无我为度生”,自释里说:断烦恼障要依人无我,断所知障要依法无我,佛为度小乘人得罗汉果,宣说人无我;为度大乘人断所知障得佛果,宣说圆满的法无我,在宣说“无我”上有圆不圆满的差别,不是完全一样。

第二、《入中论》宣说七地超胜声缘时,自释中引用《十地经》证成声缘证得了诸法无自性的空性,是有这样说,所以月称菩萨后面特意承接上面的有关疑惑,补充说明声缘只是证得一分法无我,或者需要证得一分法无我,不是说已经圆满证得法无我。

第三、《入中论》说十六空性是大乘的不共法。既然说“不共”,就和二乘不同,因为如果这也是二乘所证,就不能说“不共”。这也看出只有大乘证悟一切法空。

 

(三)宣说“声缘未证法无我”和“有证法无我”的说法应受持为不相违。

 

分二:1、经中有必要说的“未证”和“有证”这两者本不相违;2、从反面显明这两者受持为不相违至关重要。

 

先讲前者:

因此,针对“声缘未圆证法无我”,于微劣以否定语说其未证法无我,经云“声缘之智如虫所咬芥子内的虚空般微小”故。

“于微劣以否定语说”是密意。也就是说,所谓的声缘未证法无我,并不是一点未证,而是所证太小、太差,就用否定的语气说“没证到什么”,就好像身上钱少就说没钱一样。

“经云”一句是引证,指《宝积经》和三转法轮中的多部经上都说:“声缘的智慧小得就像被虫咬空的芥子里的虚空。”由此证明声缘的证悟确实很小。大乘的智慧是无分别般若波罗蜜多,周遍万法,如同虚空,无比广大。对比大乘所证,就以否定的语气说声缘没证到法无我。这样说“未证”的必要是让众生不得少为足,不停留于少分证悟,而能从此上进,由小智慧转成大智慧,由小涅槃转证大涅槃。

 

为遮遣离空性外另有解脱道,而立寂静门不二,经中又说声缘罗汉有证人我依缘起生真实性之少分空性。

“为遮遣”以下一句是说必要。什么必要?就是为遮遣离开空性另外还有解脱道的邪执,而立定“寂静门不二”的宗旨。

所以,遮遣邪执、立定宗旨是这里的必要。邪执指心里认为只做做外道的修炼、修人天善法或修禅定就能解脱;或者依靠布施、持戒就能解脱;或者只修出离心、世俗菩提心就能解脱。实际上没有见空性的话,只修这些永远不能脱掉实执。像这样遮遣了离空性另有解脱道之后,就立起了“空性是寂静唯一之门”的宗旨。“寂静”是涅槃的相,有暂时、有究竟,无论是究竟上心和心所无余寂静,还是暂时上烦恼全部寂静,都只有从空性这道门证入,只有见到境空才能停止分别妄动,入于寂静。无论得三乘哪种涅槃,都只有入空门才成办,不入空门绝无可能,因此说“寂静门不二”。

正是为了立定“寂静门不二”这个宗旨,经上又说声缘证得“人我依缘起生,因此没有自性”的这一分空性。

“人我依缘起生”:用比喻作个启发,比如天快黑时,眼睛不好的人把花绳误认是蛇,而生起蛇执。蛇执的境是蛇,它是依因缘而生。容易体会,这样的“蛇”完全是虚妄的,因缘不聚时不现“蛇”的相,因缘聚时(也就是花绳和天色昏暗、眼根不好等因缘会合时),就在第六意识前现起蛇的总相,这样的蛇相没有自体,正现时空无自性,所以这是依缘起而生的法,是空性。知道比喻再转到“人我”上来,是一样的道理。“人我”并没有独立的自性,这只是依于蕴和自心愚蒙的因缘而生起误认蕴是我的心,这样的“我”缘聚时有个心前的显现,缘灭时连心前的显现也没有,正当显现时也在蕴的内外一切处都得不到,所以这只是缘起的现相,空无自性。这样就知道,“依缘起生真实性”就是指“人我”没有自性、只是依缘起而现这一真实性。“少分空性”就是在万法里面,只有“人我”这一法证得了无自性的空性。

小结:

以上这两种说法并不相违,比如100道数学证明题,只证出一道,其它都没有证出,由于证出的太少,就用否定的语气说“他的成绩太差,没证出什么”;但又可以说证出了一点,不是零分。像这样,声缘未证法无我和已证法无我只是同一内涵的不同表达,并不是成立了一者就违背另一者。“相违”的意思就是由“未证”就违背“已证”,由“已证”就不成立“未证”。

再说“满分圆证”就像100题全部证出,得了满分。在证悟法无我上,从色法到一切智之间,不论色法、心法,粗法、细法,轮回法、涅槃法,都全部证得空性,就是满分得证。而只证得人我空性,就是少分证得。就像100题只证出一道,或者全海的水只尝到一滴。

 

接下来从反面显明这两者受持为不相违至关重要。

此二者持不相违至关重要,不然《般若经》说“具实有想者,则无解脱”、“三菩提皆依空性证得”,及“对此亦分基智等三种后,基智于果母有远近差别”等,对此该如何理解?

“此二者”指有证和未证这两种说法。“持不相违”就是心里受持为两者不相违,为同一意义的两种表达。“至关重要”是强调由这样受持才能会通经论的不同说法,才能让佛语的种种密意在自己智慧海里融成一味。“不然”是从反面显明:如果把两者受持成意义完全相反,“有证”理解成满分圆证,“未证”理解成一分未证,像这样就无法理解《般若经》的种种说法。

比如,《般若一万八千颂》、《大般若经·缘起品》里说“具实有想者无解脱”:万法一点没证空、全部作实有想的人,无解脱可言。又说“三菩提依空性得”:声闻、缘觉、佛陀三种菩提都要依空性来证得。如果“声缘未证”是指一点没证空,那由具实有想得不到解脱,就不成立有声缘菩提,怎么能说“三菩提依空性得”呢?

其次说“对此亦分基智等三种后,基智于果母有远近差别”,就是《现观庄严论》里分一切相智、道智、基智三种(一切相智指佛智,道智指菩萨智,基智指证悟基的本性的智慧,基是蕴界处。),其中的基智又分三种:声闻的智慧;缘觉的智慧;菩萨的智慧。由于认识基的智慧有圆不圆满的差别,二乘只见到基的一分空性,大乘是粗细一切分都证得空性,因此这三种基智就和果般若有远近的差别,前两者远,第三者近。如果把声缘说成圆满证得空性,那以上的说法怎么解释?三乘都同样圆满见一切法空的空性,那三种基智就没有离果母远、近的差别。

反过来,把“未证”和“已证”受持为都是指声缘证得少分空性,那以上的说法就都可以理解。所以,两者受持为不相违非常重要。

 

(四)破除“在空性上证则一切同证”。

 

是故,一般而言,空性为寂静唯一之门故,三菩提任何一者决定依彼而证,然有初业者以执空性为囫囵一体之心,认为证则一切同证,未证则一无所证,于此立宗不应牢执,如此应成动乱一切经论基础,

“是故”到“依彼而证”,是承接上面“证空才能得解脱,不证空尚不能断烦恼障”这一立宗。以这个缘故,一般地说空性是证入寂静的唯一之门,声闻、缘觉、佛陀三种菩提都决定依空性而证。

“然而”是转折,是说有些不精通空性教理的初业者不知道“这只是从共通的地方说的,不是指三乘的证悟相同”,他听到“三菩提都由证空性获得”后,就把空性看作囫囵一体,认为证就一切同时都证,未证就什么都没证。“囫囵一体”就是空性上没有差别可分,只是浑然的一个。“于此立宗不应牢执”,就是不要固执这样的见不愿意放弃。很多人会这样想:“空性这个东西,你要证到就一刹那一切都明白了!要没证到,就什么都没证到。”这么粗的见不要牢执不肯扔掉,不然以这样的见会把一切经论的基础都动乱的!所以从圣教整体的建立来考虑,这样的见是非清除不可的,不然圣教大厦就会因此而倒塌。

 

那么,怎么导致动乱一切经论的基础呢?以下再作阐述:

 

即:若由一法见空性定能见一切法空之空性,则大乘中以种种理立十六空等、三阿僧祇劫难行等、入上上地由法界离客尘差别而见转增胜,及上上宗胜于下下之差别等,一切皆成非理;如此,较声缘见空性,证悟无增进故,应成小乘道较大乘、下宗较上宗速疾、深妙。

如果说见一法的空性就决定能见一切法的空性,那会导致圣教的种种建立都成非理。比如说:

第一、应成大乘教以离一多因等各种理门建立十六空等不合道理(“等”字包括十八空、二十空等等);或者以理建立空性时,广说四边空、八戏空、三十二增益空等成了毫无必要。也就是:以小乘所证的空性微劣,只有人我这一法的空,所以就有必要在大乘教中以理广立空性差别,比如说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等等,这样广说是显示大乘殊胜证悟的特殊之处。如果见一法空就见一切法空,那小乘的证悟和大乘没有胜劣差别,大乘教有什么必要这样来建立、来显示呢?

第二、应成“三大阿僧祇劫难行等”不合理。经教上说:利根者在胜解行地(资粮和加行道)经历一大阿僧祇劫;一到七地入定位和后得位数数修习空性,同时广积福德资粮,这期间是有功用的修空,也经历一大阿僧祇劫;到第八地智慧自在,是无功用行,八至十地再修一大阿僧祇劫,就证入佛地。“等”字包括七阿僧祇劫、三十三阿僧祇劫等。但是按“一证一切证”来看,最初证得就是全部证得,哪里有这样的进修次第,或者修证空性境界的差别呢?这样说就是非理的。

第三、应成“入上上地由法界离客尘差别而见转增胜”不合理。像一地入二地这样入上上地时,由法界远离客尘的差别,见辗转地增胜,虽然从离戏空性上说,登地以后见的是同一个,但有见得越来越清楚的差别。见道的见就像五十米外见一个人,确实现见了整个人;修道的见就像逐渐走近他,见得越来越清楚;无学道的见就像走到面前,见得最清楚。如果在证空性上是一证就一切同证,那就不应当有见得越来越清楚的差别。

第四、“上上宗胜于下下之差别等”不合理:本来佛教上下宗乘由所证空性的大小而分判差别,也就是小乘声闻只证得人我空和五蕴粗分的空;缘觉更证得所取色法的空,所以超胜;大乘唯识师证得依他识上二取空又更殊胜;中观师证得一切法空,最极殊胜。如果见一法空性就决定能见一切法空的空性,那上下宗乘都有见一法空性,就都见一切法空,怎么能分出上下呢?

“等”字总的含摄其余一切由见空性的差别而安立起来的断证的差别、修行位次的差别、上下宗乘的差别、教法施设的差别、证道方便的差别等等。这样就知道一切经论是以“证空性的差别”而建立起种种差别,如果把证空性说成“证则一切同证,未证则无一所证”,那这一切都无从建立,所以说“应成动乱一切经论基础”。

“如此”以下一句是再顺势责难过失。意思是,按这样看来,大乘的证悟并不比声缘的见空性增进,在证悟上没有更深更广,而经历的时间却比后者的三生证果等漫长很多,这样就成立小乘的道更快、更好。

这样比较:大乘菩萨在胜解行地要在发心的基础上积福德资粮,闻思修法界总相,才能见空性,期间经历一大阿僧祇劫,而小乘声闻只用一到两生就修到预流向见到空性。而且,小乘从预流向修到阿罗汉果也只用了几生,不像一到十地要用两大阿僧祇劫,所证的空性又完全相同,因此小乘道是更快更好的道。

或者在证空性上,声闻需要三生,缘觉需要百劫,菩萨最快需要一大阿僧祇劫,因此声闻胜过缘觉,缘觉胜过菩萨,这就有下宗比上宗更快、更好的过失。

 

若认为:未必有此害,大小乘观待方便于断障有差别故。

“此害”指承许大小乘都圆证法无我,就会遭来“应成小乘道比大乘速疾、深妙”的违害。“未必有此害”的原因是“大小乘观待方便于断障有差别”。也就是虽然大小乘在证悟空性上无差别,但证空的智慧以有无方便的摄持而有断障差别,大乘证空的智慧有方便摄持(也就是有布施、持戒等广大福德资粮摄持),所以能断所知障;而小乘证空的智慧没有方便摄持,所以只断烦恼障,不断所知障。这样大小乘虽然在证悟空性上相同,但在断障上有多少的差别,所以不会成小乘道比大乘速疾、深妙。

 

以下驳斥分二:一、破救;二、显明真义。

 

首先破救。

驳:以所证未证分尽离之所证证悟智慧,若不断所断,则成所断永时不断,因为虽已具现证智慧,然以此不能断障,如许日轮已出而不灭暗般。

“所证未证分”:“所证”指满分法无我空性,“未证分”,比如只证悟人无我空性,还有没证到的微尘、刹那等诸法的空性;或者,只证得有边中所取色法的空性,还有没证到的有边中的心法和其它三边的空性。“所证未证分尽离”,就是未证的部分全部远离。“所证证悟”指一切所证都圆满证悟。如果以这样证悟一切法空的智慧还不能断所知障,那所知障就成了永远不能断,因为已有现证真如的智慧还不能断障,就像日轮已出而不能灭暗一样。

这个比喻说得极妙,大家细心领会。黑暗的对治唯一就是光明,除了光明再没有别的法能破黑暗,如果光明破不了黑暗,那就成了永远无法破除,就算引来四大海水,刮起十二级台风,加上地动山摇、箭射如雨,也丝毫驱除不了黑暗。(这里要想一想,除了光明,以水能冲走黑暗吗?以风能刮走黑暗吗?以箭能射走黑暗吗?因为不是正对治的缘故,再怎么做也无效。)

像这样,日轮表示现证真如的智慧,黑暗表示不见真如以虚妄分别生起的障碍,既然障碍是由不见真如而起,也只有以现证真如的智慧来灭除,此外作其它布施等的福德是丝毫也灭不了的。但你说声缘有见一切法空的智慧还断不了障碍,这样以直接的对治断不了它,积聚再多非对治法也没有用,也就成了永远断不了。

 

以下是显明真实义。

故应承许:生殊胜证悟智慧,若不联合殊胜方便,则不得生;而不生智慧,则不灭所断。不应承许:先有证悟智慧,然以此断障还需观待余法。否则见笑智者故。

首先用比喻来帮助大家了解,比如要生光明必须聚合能生光明的因缘,以手电发的光来说,要配合灯泡、电池、电线、拨动开关等因缘才能发光,这些因缘不聚合就发不了光,而发不了光,就灭不了黑暗。但不能说已经出现了光,还需要观待其它法才能破除黑暗。注意:光一出现,黑暗是必定破除的,原因是两者体性完全相违,在光明出现时,决定没有黑暗并存。连世间人也知道“明来暗去,热来寒去”这个决定的道理。

意义上也是这样。要生起圆证法无我的殊胜智慧,或者离戏大空性的智慧,一定要联合殊胜的方便,不联合就无法生起,因为殊胜的智慧不会无因产生,一定要借助殊胜方便才会生起。

殊胜的方便有很多方面,比如自己好好发大心,好好积资净障、广积资粮,而且依止大乘殊胜的善知识,闻思修大乘空性教法,以及得到师父加持等等。《辨法法性论》讲由四个条件引生无分别智:一是依止大乘阿阇黎无颠倒地听闻教授;二是对大乘法生起胜解信;三是对大乘法义由四种道理产生无疑惑的定解;四是按定解所决定的法义由如理作意来圆满资粮。由这些殊胜的方便,就能如理如量地生起无分别智。声闻、缘觉没有这样的方便,所以只能圆证人无我,不能圆证法无我,这样不生证悟法无我的殊胜智慧,就断不了一切所知障。

但是已经生起圆满现证真如的智慧,就不必观待其他法,以智慧能直接断障。原因就是智慧和所断的体性直接相违,不可能并存。所谓观待其他法断障,就是有这些法在,智慧才能断障,没有这些法在,智慧就不能断障。要是这样说,那就成了智者所笑。就像说光明已经出来,但水、风、温度等的因缘还没有聚合,所以破不了黑暗;只有引来了水、刮起了风、升高了温度,才能破暗,这样说就成笑话了!

 

又说:岂不见说一法空性即诸法空性?谁能否认了知一法空性后,以类推能见诸法空性?

这是以两点来成立声缘能见圆满的法无我空性。

一、按《四百论》所说,柱子等一法的空性就是诸法的空性。(像瓶子、柱子等只是空基有差别,空的体性没有差别,所以一法的空性就是诸法的空性。就像一滴海水的咸味就是全海的咸味那样。)

二、了知一法的空性后,以类推就能见到一切诸法的空性。因此声缘了知人我是空性之后,再由类推就能见到瓶子、柱子等一切法的空性。由这两条可以成立声缘有见圆满的法无我空性。

 

回答分两层:一、以理成立暂时有诸道不同现证次第;二、指示究竟一乘的大义。

 

首先讲前者:

答:我也承许诸法于真如中一味,也承许了知一法空性之相后,以智慧对其余一切也如是推理、串习,即能见诸法空性。然所化有业与根机差别,又有阿阇黎与入道门径差别,故有诸道不同现证次第,对此谁能否认?无法否认。

(“诸法于真如中一味”,就是诸法在真如本性中都是无自性空,空的体性平等一味,没有两种。)

回答:我也承许诸法在真如中不可能有多种味而只是一味,也承认了知人我或瓶子等某个法的空性后,对柱子等其它法也同样推理观察,也会知道是空性,而且在观察得到定解之后,按这样串习,也能见一切诸法的空性。但不是任何人都能在了知一法空性之后,对其他法类推、串习,而见一切法的空性。这要观待内因、外缘才能做到。

也就是众生有业的差别,比如宿世造善业、造恶业、如何积资净障等,特别在修空性上,前世熏习过哪种空性,是人无我,还是法无我,这是业的差别。

根机的差别:有些是钝根,有些是利根;有些是大根,有些是小根;有些是顿悟顿证,直指见性,立地成佛;有些是顿悟渐修,虽然顿悟同佛,但多生习气不是一朝能尽,需要次第净除;有些是渐修渐悟,积资净障,渐次上进,然后开悟;有些是渐修开大悟,有些是渐修只能开小悟,有的暂时开不了悟;有些需要先入小乘再转入大乘,有些直接入大乘;有些入渐门,有些入顿门。再从时间上说,有些现生证悟,有些来世证悟,有些需要很多生才证悟。

阿阇黎的差别:有些被大乘阿阇黎摄受,有些被小乘阿阇黎摄受。小乘阿阇黎摄受弟子,会说微尘和刹那的法是有的,只是没有人我存在,他开示胜义谛是以有些有、有些无这样辨别“有”、“无”来讲的。大乘阿阇黎摄受弟子,会说十六空,说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开示胜义谛时一概说离一切戏论。大、小乘中还有上、下种种阿阇黎的差别。

入道门径的差别:比如大乘入道时发广大菩提心,而且起步就以教理抉择圆满的法无我空性;小乘入道时发心狭小,只求一己解脱,而且没有以教理抉择圆满的法无我空性。

由上述这些内外因缘的差别,使得三乘的道有种种不同现证次第,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评论这张
 
阅读(26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