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芸芸为众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日志

 
 

宗周嘉措仁波切个人简介  

2010-06-07 07:35:36|  分类: 宗周嘉措仁波切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月无痕

            ——个人简介

 

出生
2010年03月03日

    在青海省果洛州达日县德昂乡,黄河的源头,秀美的山水、淳朴的民风,流淌着佛法甘露的雪域高原,藏历火蛇年(1977年)冬季的一个月圆之夜,我在一个普通牧民家的牦牛帐篷中平安降生了,也许是与观音菩萨数世深厚的缘分,我从会叫阿妈起就被阿妈教会了观音心咒,稚嫩的心里便对观音菩萨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自己用山上植物的果实串成念珠,每日念诵“嗡嘛呢叭美吽”,相续中升起无以言说的喜悦与宁静,上亿遍的六字真言也在年纪很小时就完成了。

 

                                 记忆
2010年03月03日    在我记忆的源头,深深烙印着阿妈每日早起勤作的身影,一边挤牛奶、煮奶茶,一边唱颂那妙音般的观音心咒和二十一尊度母赞颂文。喜欢听阿妈诵经的我,也会早早起来帮她放牛犊,那纯朴的旋律里充满着慈悲的力量,触动着我幼小的心灵,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在观音菩萨的呵护与加持下度过的。

 

名字

    虽然,在德昂当地百姓中有一些关于我是活佛转世的说法,但我并不认为自己真正是那样的。很大程度上我本人并不相信这样的传说,只是有一件事不得不提,就是我名字的来源:“宗周嘉措”的汉语意思是“精进海”,还在娘胎时,这个名字已被一位活佛起好了,他当时指着阿妈的肚子说:“这个孩子应该是个男孩,而且很不一般,他一定会为利益众生做出贡献,那就叫他宗周嘉措吧。”

    其实,说到我与其他孩子的不同之处,可能只有一点,就是我似乎有着与当时的年龄毫不匹配的思维,记得那时总是缠着阿妈问:人从哪里来呀?为什么到这个地方呢?死了以后会去哪里呢?问得多了,阿妈总是笑着说:“小小年纪怎么会想那么多,这是寺院里喇嘛们应该考虑的事情,你好好地念观音心咒,就不用担心死后会下地狱了。”

 

                                 发愿
2010年03月03日    人死后还会下地狱?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我真的会不由自主地思维这些事情,晚上经常无法入睡。夜深人静之时,躺在床上想着在寺院里见到的六道轮回图,恐惧感便油然而生。每每想到一个人出生就意味着开始走向最终无法逃避的死亡时,就是睡着了都会突然吓得坐起来。那时的我就发愿今生一定要寻求解脱之道,更要像观音菩萨那样,让所有人的心灵有所寄托,不再惧怕死亡。

 

童年

2010年03月03日

    在我幼小的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就觉得要早点学会写字拼读才行,不然经书上的字也看不懂呀,于是在家中开始跟着叔叔学习字母。在上小学之前,藏文的字母和拼读我都已经掌握。1986年秋天,我进入德昂乡寄宿学校一年级读书,与同龄的孩子相比,我可以做到学过的课程过目不忘,因此每次考试成绩都是第一名,在读完一年级时,老师就让我直接去读三年级,然后没读四年级就又进入了五年级,这样仅用三年的时间,我就学完了小学五年级全部的课程。

    对此,老师和乡亲们都觉得我就是个“小神童”,但我从没这样想过,不过有一件事情连我自己也觉得挺神奇。在果洛州的九个县每年夏天都要搞一次“耍坝子”,就是类似蒙古族那达慕大会那样的活动,乡亲们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弹奏乐器和进行体育比赛,每项比赛我都能名2010年03月03日列前茅。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赛马,全州共有一千多匹马参加,很多骑手也都是经验非富的牧民,然而连续几年的全州赛马冠军,都被刚刚十几岁的我摘得。其实在家里面我很少骑马,也没专门练过什么技巧,可是一到比赛之时,我骑的那些马似乎特别懂我的心思,非常容易驾驭,让好多老骑手着实懊丧了许久。

 

 

出家

2010年03月03日

    因为学习成绩突出,阿爸、阿妈对我也是寄予厚望,他们希望我长大后能够考入大学,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在社会上寻求长远发展,然而,我的内心却没有这般打算,我从未忘记自己的发愿。就在14岁这一年,我清晰地在梦中得到了法王如意宝、贝诺法王的灌顶加持,记得当时梦中的我无比激动,醒过来后又哭了好长时间,就像离家很久的孩子终于见到了母亲一样,一直漂泊的心终于有了归宿。上师的慈爱召唤如同穿过云层的阳光,温暖地充满了我整个心房,也让我更加明确了自己所要选择的生命形态就是追随上师,出家为僧。    

    我有一些在黄河边上找到的漂亮石头,平时被我当作法器击打。梦到上师后,我便从中选了一块平滑的黑色石头(因为当时我没有上师的法像),虔诚地观想上师的庄严身像融入其中,从此这块石头就是上师三宝所依之处,与他们的真身无二无别。无论走到哪里,我都随身携带这块石头,一有时间就在它前面磕头顶礼,拼命发愿,祈求上师加持我能够早日到他们身边去求学,成为真正的佛之心子。

    1990冬春之交的四月,藏区还没有一丝春天的味道,山上的雪依然很厚,可我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了。虽然2010年03月03日对藏人来说,家里如果有孩子出家是件很光荣的事,我也几次跟阿爸阿妈提出过,但因为家里已经有两个孩子出家,想要养儿防老的他们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我出家。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我决定离开故乡,到距离很远的法王如意宝的五明佛学院出家。那晚,家里人都睡着后,我带上那块石头悄悄地走出帐篷,向着梦想的方向出发。

    那时我只知道必须先要翻越附近的那座雪山,然后找到公路才可能有车去佛学院。当时山上覆盖着过膝的大雪,身材瘦小的我每走一步都要用足力气,天气特别寒冷,我却出了一身大汗,被山风一吹又冻得厉害。虽然山上野狼的嘶吼声不断划破夜空,但我根本就没有害怕或者后悔的想法,只是心里有点舍不得阿妈,可是一想到就要到达心中的天堂,又开始劲头十足的在雪地里艰难前行。一定是观音菩萨与上师们在夜空中照看着我,当晚的月亮又大又亮,那些狼也渐渐的不见了踪影,也不知走了多久,在一座山顶上,走了一夜的我在雪地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借着朦胧的晨辉,远远地看到了山脚下的公路,继续前行。

2010年03月03日    到了公路边我却有些不知所措,哪个方向是去往佛学院的呢?那时藏区的车还特别少,等了好久也没有人和车出现,只有天空中偶尔飞过的苍鹰向我打着招呼。我在路边向随身带来的那块石头开始顶礼,祈祷上师明示,先从哪个方面来车就肯定是去学院的。结果不一会,从西边来了一辆大货车,我一问正是开往佛学院方面的班玛县,只是离学院还有很远一段距离,我想只要能离上师近一些就很好了,余下的路程再做打算吧。货车将我拉到了班玛附近的玛河乡,听说这里距法王的家乡很近,我从那里一路打听方向,渴了吃一些路边的雪,饿了向遇到的牧民要一点糌粑,这样用了大概四天的时间,一直走到了佛学院,终于来到了这片向往已久的无上圣地。一见到喇荣山谷中红色的土坯房,我有一种震撼而又亲切的感觉,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从小到大我所寻找的生命源头,就是这里!

修行

    第一眼看到法王伟岸的身影时,我的内心依然如在梦中初见时那样激动而忐忑,老人家轻抚我的头,给我剃度授2010年03月03日戒,赋予了我一个清净的僧相,也重启了我生命的真义,恩德如天无法言表。或许的确有前世修行的殊胜善缘,刚到学院不长时间,还没修加行的我经法王特别开许,在他老人家面前得到了《四心滴》、《七宝藏》等甚深密法的清净传承,当时我就殷重地在心中发愿,生生世世都要以法王为师。之后我开始努力地磕头念经,用四个月圆满了五十万加行。

    当时佛学院的僧众并不多,大概有一千多人,条件也很简陋,但是每天在上师坐下听课讨论、念经背书的修行生活带给我的盈盈法喜,令艰苦的日子也如蜜糖般香甜。第二年春天,法王亲自带着我们修建喇荣山谷的公路、僧众经堂,每块石头、每根木头都是这些僧众肩背手抬一点点运上山的,最终结束了大家在风霜雨雪中听法的日子。上师的慈爱关怀令千余弟子人人欢喜,坐在新修的经堂中,听着法王老人家睿智而又幽默地传经讲论,内心异常幸福。

    就这样,此后的十几年里,我都是在这种幸福和快乐中度过的,即使住在四面透风的泥土房子中,即使身上没有一分钱,我也希望时光就停在那一刻,永远与上师在一起。直到2003年法王圆寂前,我几乎所有时间都在佛学院,在老人家面前悉数听受了俱舍、般若、中观、因明、戒律五部大论及《大圆满三休息》、《大圆满智慧上2010年03月03日师》等一些无上密法,并且严格按照上师的要求进行了闭关专修,对佛法与上师生起的是深入骨髓的信心。回首自己十几年的修行生活,更高的境界我也没有,但因为上师的恩赐与加持,我每时每刻无不铭记着自己正在迈向死亡,而其它任何人,任何事也是如此,因此能够用慈悲心去善待他人,并且我从未白白浪费生命,将每一秒钟都投入到了寻求解脱与证悟中。

    这其间的1996-1998年,我曾到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和其他一些佛学院进修,学习藏文、藏族历史和佛教文化等课程,期间开始接触到中文。2002年,佛学院选举堪布,我通过考核取得了这一资格,并开始为僧众授课。先后带过加行班、戒律班,从基础前行到甚深中观的法义都进行过讲解与辅导。

 

                                  法缘2010年03月03日
    因缘总是异常不可思议,2001年左右,我接触到一些汉地居士后,决定今生一定要帮助更多的众生学习佛法,让他们熟悉殊胜的藏传佛教的理论体系,让更多的人了解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作为法王如意宝的弟子,讲经说法是度化众生的重要方式,如果能够用中文给汉地居士传法,对他们的帮助会非常大,于是我自学了中文与英文,很快就能用汉语与他们交流。2003-2005年,我大部分时间在佛学院讲课带班,偶尔来到汉地的北京、长春、上海等地将法王的清静法脉传播给大家,并用汉语出版了《甘露教导雨滴》、《慈悲之旅》、《解脱光明梯》、《常诵嘉言集要》等书籍,还录制了《慈悲的旋律》、《悲月》等光盘,免费结缘给各地的居士,让他们能够了解并接受藏传佛教。也许是因为曾经有过清净的发愿,我与汉地众生有深厚的缘分,从最初到汉地弘法至今,已经帮助多位汉族弟子到五明佛学院或各地寺院出家修行,引导众多居士走上学习佛法的修行之路。

 

利生

2010年03月03日

    引导弟子闻思修行的同时,我一直倡导他们要戒杀放生,茹素护众。汉地的杀生情况较为普遍而严重,当时对他们来说,放生还是件较为陌生的事情,我们从放小鱼小鸟开始,直至今天也没有间断过放生活动,特别是从2005至2007连续三年,我与一些佛门四众弟子在汉藏两地放生鱼、鸟、羊及牦牛一百多万元,放生物命上十亿条。

    2005年以来,我在藏地积极参与地方寺院的建设和教育事业,为学校捐款捐物,并在同年到成都西南民院历史系任教,负责教授藏族和部分汉族学生学习藏文,同时也讲授有关藏族历史文化的课程。2006年,我进入《藏传佛教八大教派系列书》翻译部,担任藏传佛教经典的翻译工作至今。      2010年03月03日

    闻思修行的同时,我也非常喜欢写作和摄影:在佛学院期间,曾在藏文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近百篇的诗歌、杂文及评论文章,其中一部分还集结成册出版,如2003年的诗集《红色的山》、《鲜红血写下的诗》等,很多摄影作品被报刊、杂志及网站征用。直至今日,我一直都保持着每天写一点东西的习惯,这对自己的思想也是一个整理和提升的过程;每当遇到美好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我也总是不失时机地把他们拍摄下来。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认为,哪怕只有一个人看到了这些文章或图片后能够生起一丝对佛法的信心,这些文字及图片就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心愿
2010年03月03日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我,虽然我被认定为转世活佛,并举行过坐床仪式,但从未以此自居。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僧人,因为与佛法渊源深厚,因为对观音菩萨有不共的信心,此生我愿与有缘人共同探寻生命的真谛。我也曾在圣地发愿:所有与我结有善恶缘者,曾为我讲经说法、鼓励修善者,诚心供养我饮食、财物者,信心不具、恶意批评我者,偷我、打我、击倒我、对我心存恶意者,曾见我、闻我名、思我功过,甚2010年03月03日为我鼻息所触者,愿他们的业障均能净除,愿他们生起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终证空性,了悟圆融无碍佛性。

    作为一名佛教徒,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个人的痕迹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只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希望通过自己的所作所为将诸佛菩萨与传承上师的慈悲和智慧传递给众生,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能够让你面对无明黑暗时勇悍而行,又如柔和清凉的月光,只要你能沐浴其中,所有障碍解脱的爱染与热恼必将化解。

    “如月纵出升,非器不显现,佛陀大悲月,亦不照无缘。”如果您愿意信任我,我愿与您共饮法乳,神交妙智,趋入菩提。

                                                              宗周嘉措

                                                                2010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