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芸芸为众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

 
 
 

日志

 
 

宗周嘉措仁波切慈悲开示--心灵深处的感动  

2010-06-07 06:30:18|  分类: 宗周嘉措仁波切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周嘉措仁波切慈悲开示--心灵深处的感动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2010-05-30 12:35:14)
宗周嘉措仁波切慈悲开示--心灵深处的感动 - 芸芸 - 芸芸为众生
 

 

心灵深处的感动

“宗周阿爸,您好吗?我是根桑曲珍,我很想念您,我胳膊的伤都差不多好了,已经能回到学校上学了,阿爸去挖虫草了,我们现在都住在帐蓬里面,玉树的天气稍稍好了些,不是特别的冷,可是地震之后这里天天都下着雨加雪还夹杂着灰尘,落下来都是泥浆,空气很脏,等我们赚了钱,盖了新房子,您一定要来我们家里做客……”电话那端传来孩子稚气愉悦的童音,我的心情也随之开朗,孩子细述着回家后的一切情况,一件件的事情,我们聊了一会儿,孩子在开心满足中放下了电话,我的思绪不觉飘然回到初见这个在地震中受伤的坚强懂事的、后来又有些调皮捣蛋的小女孩儿的那一幕。
    那是玉树大地震的第二天,部分玉树地震伤员被转到成都救治,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赶到省医院,做了一名志愿者。

第一次看到根桑曲珍是在重症监护室,女孩儿带着吸氧面罩,瘦小羸弱的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可能由于惊吓恐惧,而且环境和人都很陌生,孩子对于医生的治疗极其不配合,一直哭闹乱动,由于她是骨折患者,是不能乱动的,医生简单介绍了她的情况,让我跟她讲要求她配合治疗,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跟她说话,渐渐地,孩子安静了下来,慢慢的可以配合医生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去医院,重症监护室一般不允许探视,我作为翻译可以每天去看望她,协助医生了解她的情况,渐渐的她跟我熟络起来,对我也越发的依恋,孩子做了手术,伤口痛的厉害,很粘人,而她阿爸常常借便溜出去转转,所以我一去她便抓着我不放,不愿让我走,有一天,我正要走去看望其他的病人,根桑曲珍小声的喊了一声“宗周阿爸”,我一怔,深知对于一个藏族孩子这一声“宗周阿爸”意味着什么?是她对我全部的感情,孩子对父母的至亲、信任、依恋……我的心被深深的感动了,我转回身来到她的病床前,跟她说话,给她讲故事。

孩子很懂事,每次她阿爸给她在家里的妈妈和亲人打电话时,让她说话,她都会忍着疼痛,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跟妈妈和亲人说她很好,没什么事,马上就好了,很快就可以回家了……过后她跟我说:“我不能说我很疼,不然妈妈会担心的,她在那么远的地方又看不到我,不知道我什么样子,她会着急的。”

还有一次,她刚做了手术,伤口痛得很厉害,虽然没有哭闹,但是一直在哼哼着嚷着疼,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咬着牙不出声了,我问她“你好些了?不疼了吗?”她说“疼——”“你为什么不吭声儿了呢?”她急忙“嘘——”示意我小声,然后轻声说:“没看见我阿爸睡着了吗?他好不容易睡着了,我忍着点儿不出声,让他睡一会儿吧——”我心头一热,轻抚着她的头,多么懂事的孩子!

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根桑曲珍跟我谈起了地震时的情景,当时她被压在下面,大声喊“有没有人?”不知哪里传来扎西尼玛(一个来她家的客人被压在她家房子下面)的声音,曲珍问他“你没有死?还活着?”他说“没死,你怎么样?”曲珍说“我的胳膊好象没有了,不能动了,你怎么样?”。“我好象没什么事”他说,于是我跟他说“那你快点儿大声喊人来救我们吧”,“我们不能见面,但是有人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这样一直等到有人来救了我们,后来我们一起被送到了这里。”我每次去看她,她都会说“宗周阿爸,我很想让你陪着我,可是我阿爸在这里,扎西尼玛却没有人陪,你还是去陪陪他吧,他好可怜。”一个十岁的孩子,在自己受了如此重伤心灵深处的感动的同时,依然担心惦记着别人,这需要多少坚强,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情怀!真的很令人感动。
    然而她也同一般的孩子一样有调皮捣蛋的时候。在重症监护室,有时候她也不听话,不想打针,不想吃药,不好好吃饭,这时候我就会吓一吓她“如果你再不好好听话,我就走喽,不陪你玩了。”开始这一招还好用,后来用的次数多了就不管用了。我只好改变策略,使出浑身的解数哄她,唉,哄小孩子其实也是很辛苦的,尤其她还是个受伤的孩子,我总是尽最大可能去满足她的要求,我给她买了些玩具和衣服,但她很要想一只泰迪熊,我哪里知道这个,于是满商场的打听泰迪熊是什么样的,最后终于买到了给她,见到她高兴的样子虽然我很辛苦,但是真的很开心。她的手稍稍能动了,于是我又买了白板和笔陪她写字练习手臂的活动能力。曲珍从重症临护室转到一般病房,我和几位居士便承担起了照顾她的任务,开始还好哄,给她买点儿好吃的,带过去电脑给她放动画片,可是后来她能下地走动了就不好看管了,她能下床走动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看扎西尼玛——她的灾友(呵呵),她跑得很快,把看护她的居士吓得不得了,由于她还很虚弱,而且医生一再交待她千万不能摔跤,如果再摔了可能会终生残疾了,于是看护她的人都很紧张,曲珍可不管这些,能走了到处跑去玩,不然就是关起卫生间的门在里面玩水,任你外面的人怎么着急,后来她的要求也逐渐提升,想要一部数码照相机,虽然我手头也是很拮据,但是咬咬牙还是给她买了一部很不错的千万像素的数码相机,她每天爱不释手。

这一个多月我一直在医院,陪他们走过人生最艰难的岁月,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共同承受着一生中最难忘的情感的磨炼、最严肃的生命的历练和最深刻的灵魂的锤炼。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趣事。

根桑曲珍被送来的第一天,医生到处找不到她的家属,急得直催我找,因为当时人太多了,我用藏语喊着她的家人,后来用藏语问了几个人才打听到,原来她阿爸到了之后出去吃饭了,孩子在那里等待治疗,他没影儿了,心真够宽的吧?没办法,当时情况紧急,我只好充当曲珍的家属了,以至后来只要我在医院的时候,她阿爸就借便溜出去,把曲珍交给了我,所以曲珍后来一直喊我“宗周阿爸”。心灵深处的感动

玉树这些伤员被送到成都时,他们还都懵懵懂懂的,不知到了哪里?当时他们一下飞机,被一大群人围起来,记者的闪光灯咔咔的拍,闪得他们睁不开眼睛,这些藏人牧民哪儿见过这个阵式,刚刚被地震吓着了一下,到这里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又被闪光灯一闪,又惊着一下,正不知所措,见到我出现,就好象见到了救星一样,有一个壮汉,看见我就奔过来,抓着我痛哭起来“玉树完了!!!我们的家没了,人没了,财产也没了,什么都没了,我们也不知道到哪里了,真不容易呀,终于见到家乡的人了,这是什么地方呀?”我告诉他这里是成都,他半天才缓过神儿哽咽着问“是四川的成都吗?”我说“是的。我是志愿者,我来给你们做翻译,你们不要怕,我会一直陪伴着你们。”

其实每个伤员都讲了一些地震中感人的事儿,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各自的一段故事,这里就不能一一详述。

正如著名的俄罗斯诗人普希金说过的那样,“一切过去的都将成为最美好的回忆”。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我们的民族充分表现出达观的精神风貌、坚强的意志品质。今天我们共同承担着特大地震灾难带来的艰辛和苦楚;明天,面对更加美好、和谐的新家园,我们将共同分享快乐、幸福、吉祥和安康!

心灵深处的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